咨詢電話: 010-64426767

淺析出口信用保險中的一次性通知義務

 

為了避免保險公司拖延理賠,2009年修訂的《保險法》增加第二十二條規定,要求保險人一次性通知被保險人需要補充提供的材料。本文結合司法案例和為保險公司提供法律服務的實踐,就該條文的具體權利義務內容展開分析。

 

一、現行法律規定

 

《保險法》第二十二條明文規定:“保險事故發生后,按照保險合同請求保險人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時,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應當向保險人提供其所能提供的與確認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保險人按照合同的約定,認為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不完整的,應當及時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補充提供。”鑒此,保險事故發生后,首先是被保險人應依照保險合同的約定提交有關單證資料申請索賠,保險人在審核這些材料后認為有不完整的通知補齊。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保險人按照合同的約定,認為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不完整的,應當及時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補充提供。”,“及時一次性通知”是2009年《保險法》修改對保險人增加的義務性規定,主要目的是防止保險人拖延時間,不合理地反復要求被保險人補充提供有關證明和資料。

 

但是從另一點上看,依據該條第一款規定:“保險事故發生后,按照保險合同請求保險人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時,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應當向保險人提供其所能提供的與確認保險事故的性質、原因、損失程度等有關的證明和資料。”,在保險事故發生后,被保險人負有提供初步證明資料的義務,保險人負有進一步核查定損的義務。訴訟中,被保險人應先舉證證明其已履行向保險公司的報案義務,此后舉證責任發生轉移,由保險公司舉證證明其適當履行查勘定損義務。若保險公司認為系因被保險人在此后的理賠過程中拒絕協作致定損無法完成的,保險公司應承擔相應的舉證證明責任。“通知被保險人補充提供”亦是保險人可向被保險人行使的一種請求權。

 

結合司法案例,“通知”可能涉及如下主要法律問題:

 

1、訴訟時效起算

 

參見(2015)通中商終字第00243號法院觀點:若保險人一直未對被保險人的索賠作出處理,導致被保險人的權利在其起訴前一直處于不確定狀態,其無法知道其權利受到侵害,訴訟時效不應從此時起算。

 

2、保險事故認定

 

參見(2015)鄂襄陽中民三終字第00159號法院觀點:保險人在作出拒賠的理賠決定前以及迄于一審終結從未要求被保險人補充提供關于事故性質、原因的證明和資料,應當認定為保險人認可被保險人提供了其所能提供的關于事故性質、原因的證明和資料,加之并無證據和跡象表明被保險人存在不配合保險人調查事故甚至虛報事故、虛構事故證明和資料等誤導保險人將本不屬于保險事故的事故認定為保險事故之情形,亦無證據和跡象表明案涉事故系人為制造,在此情況下,應當由保險人就案涉事故不屬于保險事故承擔舉證責任,而保險人僅主張無法確定保險事故的真實性,并未證明案涉事故不屬于保險事故,則本案應由保險人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可以認定案涉事故屬于保險事故。

 

參見(2018)粵07民終2245號法院觀點:保險人收到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的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的請求后,應當及時作出核定的規定。涉案事故發生后,被保險人已依約在48小時內通知保險人,保險人也派員查勘現場并對車輛損失進行核定,但沒有證據顯示保險人在被保險人提出索賠申請后曾有通知被保險人補充資料,也沒有作出拒絕賠償通知,顯然屬于怠于通知、拖延理賠的情形,以致訟爭保險事故未能通過查詢報警記錄、碰撞痕跡鑒定、證人出庭作證等途徑進行查明??梢?,導致訟爭保險事故未能查明,保險人具有過錯。

 

 3、未通知下保險人的定損義務

 

參見(2016)川3425民初8號法院觀點:定損屬于保險公司的義務,沒有定損應為保險人的責任,現有證據也不能證明保險人依據保險法及保險條款的規定向被保險人發出拒絕賠償或者拒絕給付保險金的通知書,故保險人未進行查勘定損且未給予書面意見,造成財產損失無法確定的,以保險人提供的貨物損失清單、事故證明等作為賠付理算的依據。

 

二、司法案例

 

案號為(2010)高新民初字第564號劉勇漢訴永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市高新支公司保險合同糾紛案中,原告在被告處投保了雇主責任險及第三者責任險。“2008年10月2日在案外人成都市第三建筑工程公司技師學院擴建工程三(2)標段工作時,原告的塔機撞到架管,墜落砸傷案外人楊金華,花去醫療費84022.5元,導致楊金華8級傷殘。2009年9月17日原告與楊金華達成《賠償協議》,原告賠償楊金華各項損失共計199962.5元。事故發生后原告立即向被告報案,但被告至今未按照保險合同約定進行賠付。”

 

保險糾紛訴訟中,被告抗辯“2008年10月2日原告處發生塔吊傷人情況,被告進行調查后認定屬于保險責任,但原告并未向被告提出索賠,被告主動打電話給原告讓其來索賠,但原告前后來了三次,都未帶齊資料,據此要求被告理賠不符合相關規定。”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保險人按照合同約定,認為有關的證明和資料不完整的,應當及時一次性通知投保人、被保險人或者受益人補充提供’之規定,原告向被告申請理賠,被告應一次性通知其補充提供相關資料,被告至今未提交證據證明其履行了相關義務,故未理賠責任應在被告。

 

三、普通保險公司的實務做法

 

筆者查閱了太平洋保險的財產基本險條款和個人人身意外傷害保險條款,保險條款均要求發生保險事故后,被保險人應先通知保險人,然后向保險人提交保險條款中約定的索賠材料,保險人一般即可根據被保險人提供的索賠材料判斷是否應予理賠。

 

四、出口信用保險特殊機制

 

1、出口信用保險是否必須遵守保險法的規定問題

 

法釋〔2013〕13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出口信用保險合同糾紛案件適用相關法律問題的批復》中,最高院批復“對出口信用保險合同的法律適用問題,保險法沒有作出明確規定。鑒于出口信用保險的特殊性,人民法院審理出口信用保險合同糾紛案件,可以參照適用保險法的相關規定;出口信用保險合同另有約定的,從其約定。”從該批復可知,出口信用保險合同的準據法合同約定優先適用,無約定的事項可以參照適用保險法的相關規定。

 

但是司法實踐中,部分人民法院在審理信用保險案件中直接適用了本條規定。參見(2019)閩02民終5424號法院觀點:被保險人于2016年4月15日向中信保廈門分公司提交索賠申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第二款規定,如中信保廈門分公司認為被保險人的索賠申請不符合理賠的條件,應在出具的《關于國內貿易險DCM20151204案的處理意見》中一次性通知相關事項,包括不符合理賠條件的情形或需要補充的材料。

 

2、出口信用保險與一般財產保險或人身保險理賠程序的不同之處

 

在出口信用保險中,保險事故發生后,需要被保險人做到如下幾點:

(1)被保險人先行向保險人提交《可能損失通知書》,并在報可損后同時委托保險人追償或按照保險人指示自行追償。

(2)被保險人并在報可損后的4個月內提交《索賠申請書》及《索賠單證明細表》列明的相關文件和單證。

(3)保險人要在受理索賠申請后的4個月內核實損失原因,將核賠結果書面通知被保險人。在出口信用保險中保險人核賠過程中不是僅僅依據被保險人提交的材料進行書面審核,往往還會委托境外渠道與買方聯絡溝通,調查欠款原因。貿易糾紛案件中買方會提出抗辯,對于買方提出的抗辯保險人認為有必要的還會要求被保險人予以解釋說明,對于被保險人提出的解釋說明有必要的保險人可能還會通知買方繼續舉證,循環往復。也就是說在出口信用保險領域,保險人不是僅根據被保險人提供的索賠材料進行書面審理,就能判斷是否屬于保險責任,保險人需要介入到被保險人與限額買方的貿易糾紛中,要求雙方舉證,根據雙方的舉證情況判定保險責任。在此過程中必然不可能一次性要求被保險人補齊全部的所需材料,保險人會根據買方的抗辯舉證情況來要求被保險人進一步舉證。

 

基于以上分析,要求在出口信用保險領域適用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可行性不大。

 

五、建議

 

1、適當修訂保單條款

 

根據最高院批復,“鑒于出口信用保險的特殊性,人民法院審理出口信用保險合同糾紛案件,可以參照適用保險法的相關規定;出口信用保險合同另有約定的,從其約定。”那么,想要排除適用《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理論上需要出口信用保險合同(即保單條款)另有約定,而我們在審查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以下簡稱“中國信保”)保單4.0條款后,并未發現有針對此條的特別約定。因此,如果在案件審理中法官有不同的理解,中國信保公司并不能直接援引保單條款,而只能從實務操作上反推不適用《保險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這樣增加了訴訟難度和風險。

 

2、提高業務標準,盡量減少被保險人補充材料的次數

 

現行《保險法》是在2009年修訂的時候,才加入了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可見,從國家立法層面,還是在不斷提高對保險公司經營業務的要求,以保護處于相對弱勢的被保險人的利益。在這樣的宏觀背景下,也建議中國信保不斷加強辦案人員的業務培訓和提高業務標準,盡可能減少被保險人補充材料的次數。

 

3、技術性措施

 

此外,在通知被保險人補充材料時,除了列名針對性的、明確的需要補充材料外,還可以技巧性的采用兜底式的表述,比如要求被保險人補充全部相關的貿易單據、往來郵件,可能影響保險理賠的全部案卷材料等類似的表述,并注意留存履行了通知義務的證據。 





 

聯系我們
  • 咨詢熱線:010-64426767
  • 在線Q Q咨詢:1025285458
  • 北京市朝陽區安定路39號長新大廈705
微信公眾號
[email protected] 粵ICP備15009961號 (粵)[2017]第06-23-788號 版權所有:北京市中策律師事務所
天津快乐10分开奖数据